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首页->准入

商事登记立法中的公私法融合问题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08-24 11:43 来源:
分享:
0


  当前,我国正在拟定统一的商事登记条例。鉴于现代商事登记制度具有强烈的公私融合性,这部重要的立法应当反映这一重要特征。我国近期颁布的《民法典》是商事登记制度的私法根据,为商事登记立法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法律支持。我国对商事登记采取行政登记模式,商事登记行为直接体现为一种具体行政行为,商事登记立法也要符合公权力运行的法治要求,因此,统一商事登记立法应当处理好商事登记中的公私关系,注重与相关立法的衔接,确立符合中国实际的商事登记立法体系。

商事登记立法要充分反映《民法典》的要求
  从私的角度来看,《民法典》为商事登记制度提供了重要的私法根据,确立了商事登记在私法上的效力。
  《民法典》确立了民事主体和商事主体的法律地位。《民法典》对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组织等民事主体和商事主体的基本类型及法律地位作出规定,其中依法领取营业执照或豁免商事登记开展经营活动的主体为商事主体。如:《民法典》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对个体工商户和农村承包经营户的规定,第七十七条、第七十八条关于营利法人的规定,第一百零三条关于非法人组织成立的规定等。商事登记立法应当与《民法典》相关规定进行衔接,依法赋予商事主体法律人格和经营资格。
  《民法典》确立了商事登记的公示公信效力。维护交易安全是现代商事立法的重要价值观念,成为构建商事登记制度的重要法治基础。商事登记具有公示效力,商事登记信息需依法予以公开,接受交易对手和社会公众的监督。如:《民法典》第六十六条规定,登记机关应当依法及时公示法人登记的有效信息。因此,相关登记、备案等信息,应当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向社会公示。商事登记具有公信效力并由此产生相应的对抗效力,善意第三人基于对商事登记的信赖开展交易关系,使得缔约各方对交易关系产生合理预期。如:《民法典》第六十五条规定,法人的实际情况与登记的情况不一致的,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又如,在交易对方无权处分他人股权的情形下,善意第三人可以要求准用《民法典》第三百一十一条关于物权善意取得的规定,合法取得股权。因此,《民法典》为商事登记的公示和公信效力提供了基本法律根据。
  当然,《公司法》《合伙企业法》《个人独资企业法》等企业立法关于登记的规定,是《民法典》关于民事主体和商事主体登记制度的延伸和特别法规定。商事登记立法也应当符合相关企业立法的规定。

商事登记立法要充分反映政府经济管理的法治要求
  就公的角度而言,商事登记具有政府经济管理属性。商事登记立法应当按照职责法定、依法行政、合理信赖等现代法治要求,确立登记机关的职权范围及法定程序,完善权力监督和约束机制,从而推动商事登记法治化。经济法、行政法等法律部门为商事登记中公权力主体的运行提供了相应的法律根据。商事登记立法对公权力运行的法治要求集中体现为:
  1.确立商事登记机关的法定职责。商事登记立法将改变过去对不同类型商事主体登记事项分别立法的模式,而对各类商事主体的登记问题进行统一规定。立法应当明确登记机关的法定职责,对诸如设立、变更、注销等重要商事登记环节以及商事登记文件、商事登记审查标准、商事登记信息公示、错误登记的撤销等重大问题予以规定。
  2.确立商事登记在市场准入方面的法律效力。在商事制度改革过程中,我国开展了“先照后证”“照后减证”等改革。商事登记立法基于商事主体的不同性质,应当采用不同强度的管理手段。登记机关对于普通商事主体的登记行为,属于管理强度较低的行政确认行为,重在对商事主体申请登记的事项和内容等进行客观确认,从而确保交易安全。对于部分特殊市场准入领域(如设立金融保险企业、开展特许经营等),需要实行前置审批的,登记机关应遵循法定要求,适用管理强度较高的行政许可等手段,体现政府主导性。
  3.确立商事登记的后续监管机制。在相关主体完成商事登记开展经营活动的过程中,如其违反商事主体登记的相关要求,则相关部门有权依法采取必要的监管措施。对商事主体违反信息公示义务,拒不公示年报或者公示虚假信息或者无法通过登记住所取得联系等违法行为,应当采取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或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实施信用监管等措施。
  4.确立商事主体的退出机制。市场退出机制是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内容,也是优化营商环境的重要保障。我国当前的企业破产退出机制已经比较完善,但非破产退出机制相对薄弱。商事登记制度应当与相关立法相衔接,明确规定清算注销、简易注销等机制。应当进一步明确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企业的法律责任,确保清算义务有效落实。从域外经验来看,为了维护交易安全,对于没有正常经营活动或者长期失联的企业,往往授权登记机关在履行法定的通知、公告等法定程序后,对企业采取强制除名等措施,从而取得消灭商事主体经营资格,强制其退出市场的效果。对于强制退出的条件、程序、法律后果等,应当在立法中作出明确规定。
  5.明确商事登记的法律责任。对于商事主体违反商事登记立法的相关行为,如:虚假出资、不按规定变更登记或备案事项、无证无照经营、违反清算义务等情形,应当按照商事登记立法以及《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6.促进商事登记信息共享。商事登记是市场经济的重要基础设施,涉及社会各方利益,应当依法共享。要建立商事登记信息共享机制,使商事登记信息可以依法与相关部门共享,便利市场监管、公共服务等活动;建立行政与司法衔接机制,当商事主体被人民法院宣告破产或者被采取相关强制措施时,应确保商事登记信息与司法信息保持一致。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政法部民商经济法室主任、教授 王 伟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

亚洲成年男人在线观看,藏经阁福利网站免费,可以看a片的网站,男人天堂在线视频,很黄很黄在床上视频